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探线|济南最南端的公交线路

  www.aly23.cn,繁华的市区以外,有这样一条公交线路,在以自己的方式,大奖来了和高明美丽乡村有关!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傍晚5时的仲宫公交场站异常繁忙。疲惫了一天的山民们背着行囊,挎着篮子,在这里转乘回家的车。十余条开往山区村庄的支线公交,将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陆续发车。

  在无数绿色涂装的大公交中,有一个小家伙十分不起眼——它身披土黄色的衣裳,车厢空间也十分局促,和周围的其它车辆相比,它显得迷你得有些可怜。

  旅途从繁华的仲宫开始,跨过玉符河,沿着并药路南下。这条双向仅有两车道的县级公路,既是通向南山区南部乡村的要道,也是去往泰安市的一大选择。所以即使在夜晚,行经这里的车辆依旧络绎不绝。820路公交车将在这条路上与同样自仲宫发往高而办事处的老牌线一路并行。长期以来,作为沿线并渡口、汤家、孙家崖等十余个村庄出行的必由之选,使用10米、12米级大车型的887、888路线已经广受乘客们的认可。

  与它们相比,820路这辆土黄色的小中巴车,或许并不占什么优势,但它依旧要一路前行。在高而乡与其他支线分别后,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等待着它。它所要到达的山村十八盘村,是这座省会城市公交线网的南至点。在电子地图上找到十八盘沟这个地方,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处于被标为绿色的泰山风景区范围内的村庄。唯一将它与外界连接的公路,也只不过是一条盘旋于峭壁之上的羊肠小道。过往,与这个偏远山村距离最近的公交站点,也有十余里的路程。对于村里上学的孩子、务工的乡民来说,出行一直以来都十分困难。

  笔者曾于2017年初步行探访这条十八盘公路。那条紧贴着悬崖峭壁,光秃秃地蜿蜒在山畔的水泥路,曾一度让笔者断言大型车辆将永远无法通行此处。直到2018年末,那个因公交车的轰鸣声,而注定载入十八盘村史册的日子。当820路开进十八盘村的启事发布的那一刻,笔者曾一度热泪盈眶。是为公交车辆克服天险,冲破“不可能”的精神所感动,也是为这个泰山脚下的村子终迎公交而喜悦。

  驶过高而后,车厢内只剩下了7位乘客。这7位来自历城区最南端村庄的乘客,与这座城市每日数以百万计的客流量相比,或许略显渺小,但恰恰因为他们的需求,这趟820路公交车才会日复一日的开下去。如果说主线公交是城市的动脉,那支线公交就是城市的毛细血管,低调、微小,却又因日日夜夜给城市的末梢注入活力,而不可或缺。

  在行驶过程中,有这样一个瞬间,令搭乘这趟线路的车迷们感到震撼。在到达石庙岭站时,有两位特殊的乘客上了车——一位老人,手背上扎着输液针,输液管里的液体正一点一点地流入他的血管。紧紧跟在他后面的是另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大概是他的老伴儿,她仅用一只手就攥紧了输液瓶和车里的扶手,稳稳地站在老伴儿身边。820路公交车欣然接纳了这两位老人,重新发动出站,只不过这一次发动,比之前的要慢许多、平稳许多。只需一张免费乘车卡,就能让耄耋之年的老人,如此便利地踏上温馨的归途。

  18时左右,820路最终登上了那条逼仄的盘山小路。十月中旬的太阳早已在此时落下,只在天边留下一道余晖,描画着远方层峦叠嶂的高山所勾勒出的蜿蜒曲折的天际线,在藏蓝色的天空中,犹如一条金黄色的绸带。这盘山路沿途没有路灯,唯一的光源只有车前灯。如果从空中向下望去,820路就像是葡萄架上的蜗牛,背着乘客们归家的渴望,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

  难以前行的道路,因公交车的开通,而不再漫长。820路最终于在18:12准时到达了终点站高而十八盘村。此时,那道落日余晖早已无影无踪。在确认车上的乘客都已安全下车后,820路熄灭了电子线路指示牌和车内灯光,调转车头,消失在了无尽的夜色中。明天7:00,它将再次准时回到这里,满载着清晨的阳光和新一天的希望,载着山民们走出深山,各自为世界添写平凡却隽永的诗章。